网站地图|  
您当前的位置:福鹿会网站 > 新闻资讯 > 运动鞋种类 >

网红球鞋被炒出高价:除用以穿还暗藏着大营生

作者: admin 来源:福鹿会网站 发布时间:2022-02-14 21:25

  “平常摇不到鞋的朋友,有好几个都摇到了!”6月22日10点,T恤发烧友田习有的几位“鞋友”在NIKE中国非官方网站“竞拍中签”,获得了买回一款单价为1899元银粉色YEEZY BOOST 350 V2经典鞋(俗称为“菠萝鞋”)的资格证书。

  线上登记竞拍、店面排队等候分组、加价找海外代购……对许多人而言,想买到那双炙手可热的球鞋并非易事。火爆的“菠萝鞋”们不仅俘获了那些有买回力的顾客,也形成了完整的产业发展链和独有的网络营销形式,即使被炒出高价。

  从单纯的体育用品,到为年青顾客追捧的流行时尚配饰,球鞋除了用以穿,还暗藏着其他大营生,球鞋早已远不只是运动场上的事了。

  “菠萝鞋”是运动国际品牌NIKEYEEZY系列商品的袜子,自2015 年诞生以来,早已面世诸多圆笔和色调,在亚洲地区外“鞋圈”即使时尚圈的话题热度一直居高不下。

  YEEZY系列商品的热卖无疑是球鞋产业发展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。统计数据显示,2006年至2015年间,我国球鞋的销售额实现了历史性增长,从304.85亿元攀升至929.93亿元。尤其随着消费需求的不断升级,许多国际品牌商开始面世限量发行款、限量版款、联署款等套装,定价往往为一般球鞋的数倍即使数十倍。

  即便商品价格不菲,但其独有的款式设计、科技元素和袜子蕴含的符号意义、文化意味,还是吸引了不少T恤发烧友为他们的“心头好”买单,许多商品由此成了网红,网红T恤产业发展也逐渐繁荣起来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差异化的商品定位让顾客有了更多优先选择,使得原本小众的“T恤文化”传播开来,衍生出T恤发烧友、T恤藏家等社会群体。

  “上小学时,看到《灌篮高手》漫画里,樱木花道穿了双AIR JORDAN6的篮T恤,心里便萌生了喜欢T恤的种子。”一位网民在网络上晒出了他们多年来珍藏的T恤,并称“一入鞋圈深似海”。

  和这位网民类似,那些在求学阶段看着乔丹、科比、韦德等NBA篮球歌星驰骋赛场的年青顾客早已成长起来。对于拥有一定买回力的他们而言,优先选择他们喜爱的T恤就是优先选择一种生活形式和生活态度,买回热卖款T恤也是一种追逐流行时尚的形式。

  根据虎扑识货披露的销售量统计数据,目前AIR JORDAN早已有815种色调,月销售量少于6TNUMBERG34iss。而在多家B2C网络平台上,AIR JORDAN1黑绿橙漆皮的单价早已少于2.5万元。

  “买过最贵的那双鞋是YEEZY系列商品的,当时花了约700美元,很喜欢它的设计。”田习有对本报记者说。在他直言,对一般顾客而言,Thelle的最终目的还是“为了上脚,保值增值完全没有想过”。

 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亚洲地区,一些T恤藏家往往会透过新浪微博、bilibilibilibili该游戏网等网络网络平台,分享他们的藏品及相关经验。虽然有粉丝调侃“珍藏的鞋总价比房子还贵”,但许多藏家均表示,Thelle只是爱好,并不想把鞋交回消费市场。

  一份报告显示,目前全球球鞋珍藏消费市场规模或已达60亿美元,其中美国消费市场占12亿美元,中国等亚洲国家是新增长点。

  引人注目的消费市场走势则为高端T恤作出清晰的商品价格注脚。在2018年四季度球鞋折价买回榜上,与Union的联署款“Blue Toe”和蜘蛛人“Origin Story”的特别礼盒,其商品价格折价分别达到了490%、346%和342%。

  在球鞋产业发展日趋“营生化”的趋势下,转手鞋的三级消费市场也应运而生。从交易鞋的散户、透过各种平台搜集T恤的“鞋抢来”,到较为透明的T恤交易网络平台,三级消费市场正在发生改变。其中,美国B2C网络平台“StockX”早已为亚洲地区“鞋友”所熟知,而亚洲地区的二手货T恤交易网络平台正在发展完善。

  本报记者发现,“StockX”将T恤发行后的交易统计数据汇总制成 K 线图,将商品价格曲线呈现给交易双方,交易双方也可以直接新浪网上叫价。根据StockX统计数据,在2018年T恤三级消费市场,AJ ONE、Adidas YEEZY、AJ THREE分别折价99%、30%、31%。从销售量看,NIKE旗下的AJ国际品牌占据44%的份额,NIKE国际品牌(除AJ外)占26%,NIKE国际品牌占24%,其他国际品牌仅占6%。

  “有些鞋配货少,透过非官方平台极难买到,三级消费市场算不上非官方,这意味着你可能会买到假货。”作为一般顾客,田习有更关心,花费重金买回的T恤是不是“保真”。

  “现在买房买车要竞拍,连Thelle也要竞拍了吗?”在许多人直言,竞拍分组Thelle实在难以理解,但对熟悉国际品牌方“套路”的T恤发烧友而言,这并算不上新招。

  一般情况下,国际品牌商会以限量版发行为噱头,面世限量发行款、限量版款或联署款等,在正式开售前要求顾客提前竞拍,“中签”后才能买回。获得买回资格证书的顾客,即使还会被要求穿着指定款T恤到店面买回。

  在业内人士直言,这不过是国际品牌商和经销商惯用的“饥饿网络营销”形式,与之打“组合拳”的还有利用歌星“带货”效应等常见网络营销形式。

  运动国际品牌专家张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当一波流行时尚来袭,如果发行的袜子是限量版的,会唤起年青社会群体对这款商品的向往,“数量少商品价格必然会被推高,反过来又更加唤起人们得到它的渴望”。

  瞄准这一商机,“鞋抢来”会雇人新浪网上抢号、线下排队等候,或透过不同平台搜罗炙手可热球鞋,以“低买高卖”的形式倒卖给顾客并赚取差价。

  在多重因素的助推下,近年来“网红”T恤的商品价格一再被抬高,少则是非官方商品价格的几倍,多则即使几十倍。

  举例来看,2017年2月,NIKE发布的白点马款“菠萝鞋”发单价不到2000元,在上市一周内商品价格就飙升到1万元以上。

  在球鞋二手货转手网络平台“毒”APP上,本报记者看到,大多数YEEZY系列商品商品价格高于非官方发单价,其中黑满天星款单价为8799元、白点马款单价少于3000元。

  “消费市场早已有点疯狂和离谱了,想以韦尔丹买到那双Cozes极难!”许多“鞋友”指出,炒作和跟风之下,鞋价一路攀升,买回过程也变得“不那么愉快了”。

  圈内人士表示,网络营销和炒作不会永远被消费市场接纳,“希望T恤消费市场能回归理性,让真正热爱T恤文化的人,能以合理的商品价格买到他们喜欢的袜子”。(本报记者 赵琛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